公司的强者,家里的loser

编者按:一直想写写创业者背后的女人,因为她们牺牲太多。有同感的不止我一个,Scott Weiss是著名风投机构Andreessen Horowitz的合伙人,IronPort Systems的前联合创始人及CEO(2007年该公司被思科收购)。作为投资人和前创业者,他似乎不是个好爸爸或好老公?本文即节选自他的最新博文,看看你是不是也犯过同样的错:

和做CEO的时候相比,现在做投资人的我明显和CEO们见得更多。正因如此,有个感受愈加明显,那就是我作为CEO时所经历的挣扎,原来是大家都有的通病。其中有个问题很少被讨论过——那就是有多少创始人/CEO正在和另一半或家庭处得不好。拿我来说,IronPort最好的那几年就是我家庭最黑暗的时期。当我在工作中成为专注、带动他人、口齿伶俐并且果断的人,我也成了家里那个不体谅他人、心事重重并以自我为中心的懒人。

第一次做创始人/CEO的时候,我不知道我在干嘛。是的,我读过商学院,在大公司和成功的创业公司里工作过,但我依旧对实际做创业公司所要承担的重压毫无准备。而如果我在当初能够学会怎样和家人相处,我可能会是个更有效率的领导者。每当家庭关系恶化,我在工作上的专注也会受牵连,因为我得时不时地去尝试搞定家里的关系。

创业中有魅力的一部分,就是对死亡的恐惧。你在银行里就只有这些钱,如果你在钱花完之前没有到达那个对的里程碑,公司就死了。为了不死掉,就得欺骗说自己会死掉——你敲响警钟,并让每个人晚上或周末加班写代码。这种生活方式几乎就是早期科技创业公司人的模板。我自己不写代码,但作为CEO,我觉得和工程师们待在一块是必要的,我会坐下来和大家一块做架构、产品的讨论。当我们开始周末连续coding的时候,我们还为工程师们带上整个管理层做服务,我们给他们带吃的、给他们洗车、加油、帮忙到干洗店、把他们小孩的托管安排到办公室里。

而回到家的我呢?

IronPort的其中一个价值观就是”工作/生活 平衡“,但很明显这和我无关。我很少在家,而即使我在家,我也不是特别有用或让人快活。我当时的观点是:我在工作上已经对自己够狠了,所以我在家的时候,我就只想要喝杯鸡尾酒看看电视放松放松。一天下来我都在和人聊天,所以在家,我倾向于不说这么多,放松。

这样的态度,当然会让我老婆不放松。在以VP的角色离开了一家成功的创业公司后,她整天在用孩子的方式和小孩们交流,她当然想在我回家以后跟我好好交流。而我拿着鸡尾酒瘫在电视面前的表现,则和她苦心教娃分担家庭的表现截然相反。每个人都要帮忙做饭、清洁、对家务负责的信息是完全失效了,因为爸爸也不太愿意去倒个垃圾或换个灯泡。不,我太重要了,我建议她应该雇个人去搞卫生、做饭,如果这些事让她有太多压力的话。我完全没有get到她,在家里成为了自我为中心的混蛋。

随着IronPort的成长,我也继续和客户、媒体、分析师们同行,并且花时间在招聘和激励员工上。我们终于有60%以上的收入来自美国以外的地区,而我们也深感支持欧洲、亚洲及南美分部的重要性。我曾经在一个月内有50%-75%的时间是在外面的,即使我在家,我也常常是在睡眠不足或调整时差的状态。而当我不在的时候,我的配偶就承担了全部的生活担子,这导致我一出差回家就有争执。

我哈佛MBA、凭借自己实力拥有惊人事业的老婆,曾在我们有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全职工作,有第二个孩子后兼职工作。而在第三个孩子出生没多久,她即“决定”成为全职妈妈。之所以给”决定“打引号,是因为我们两人都很清楚,我并不愿意在家里做那个承担一半责任的合伙人。她在我做IronPort的那几年忍受下来了,但坚持等一切结束,两人要重新检视和调整。

我在IronPort和加入A16Z之间放了18个月的假。在那段时间我才开始去做我在家里该做的。在我妻子和其他模范老爸的帮助下,我基本被重新设定,而这些调整也在我重新全职工作之后起到作用。下面是当初的我最需要去改变的:

断开联系:虽然现在对我来说显而易见,但我当时会认为我在工作上做的比在家做的要重要和紧急得多。我妻子在我耳边有一堆的提示(比如“我怎么就突然穿越到1950年代的夫妻关系了?!”),但我却对此麻木。几乎要失去这段关系的冲击让我对此有更多的注意,但我也只是走走过场罢了,我的思维依然被业务牢牢牵动着。我相信态度的改变来自和家庭真正的连接。这意味着需要和工作断开联系(比如说,关掉电脑和手机),并完全将自己的注意力摆在家里的细节上。做一顿好饭,帮孩子完成科学项目,和我的伴侣讨论未来……我以前经常被家人指责“身在曹营心在汉”。如果你发现自己偷偷溜进浴室写封邮件,那你肯定没有真切地投入到家庭中。

参与投入:如果你在精神上没有参与,你就不可能成为真正的伴侣。我相信即使是最忙的CEO也需要做些接送、帮忙功课、做早餐或晚餐、参加学校的活动。每周的参与是保持家庭联系的唯一方法,而且这件事不能被外包。无论我的旅途有多劳顿疲乏,我都强迫自己在家里”别懒惰“。当你有参与其中,一起做周计划就会变得节奏自然,而沟通也会有显著的提升。

沟通:每天的电话和文字“签到”已经是我现在的常态了,以前可没有。当我还在IronPort出差的时候,我可能会好几天没有音信。而现在我完全沉浸在每周的家庭计划中,我们会计划安排家宴、接送孩子,在飞机上调整日程。想想会不会突然有空的时间可以让我完成家里的事,在回家的路上能不能顺便带点什么,等等。我通常会在会议之间给家人打个电话,但当我是“值日父母”——比如老婆不在家的时候,我就会在开会之前跟大家说清楚,因为我今天当值,所以有事的话我需要随时接电话。

学会计划和轻重缓急:我和老婆每周有一晚上是用来约会的,而我和儿子则有一场共同的足球联赛,我和女儿一起做饭。这些时间大部分都是我日程中的固定内容。如果某些事情真的够重要,你就一定会在生活中为它挤出时间。我的日程安排写着我不能在周三和周五上午九点前开会,是因为我必须做早餐和接送。如果可能的话,住的地方在办公室附近会更好,这意味着我可以在家吃完晚饭后杀回办公室或来个晚一点的会议。

我相信,如果可以有些现实生活的平衡、为自己重要的关系投资,你会成为更好的CEO。而当你失去了这种平衡,它会影响你的压力、判断,甚至到最后会在你最需要顺境的时候变成另一个不稳定的因素。学会平衡的变化实际上会是和领导能力相关的更好案例,当一个领导者能把事做完还平衡了自己的生活,他可比其他面对挣扎的人好多了。

回顾自己,你的家庭和另一半牺牲了多少?

除非注明,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,转载请注明: 文章来自 36氪


36氪官方iOS应用正式上线,支持『一键下载36氪报道的移动App』和『离线阅读』 立即下载!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